1. <tt id="utb7a"></tt>
    1.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Lancet :全球生育率持續下降,2100年中國將僅有7億人口,非洲逐漸崛起,人類或將迎來新世界

      2021-03-24 00:29:33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該研究發現全球人口預計在2064年達到97.3億的峰值,到2100年下降到87.9億。亞洲、中歐和東歐將成為人口縮減速度最快的地區,中國、日本、韓國、意大利等23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口數量將減少為原來的一半。

      了解未來人口水平的潛在模式對于預測和規劃不斷變化的年齡結構,資源和醫療保健需求以及環境和經濟形勢至關重要。未來的生育率模式是估計未來人口規模的關鍵輸入,但它們周圍充斥著巨大的不確定性以及估計和預測方法的差異,導致全球人口預測存在重大差異。在許多國家,不斷變化的人口規模和年齡結構可能會對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產生深遠的影響。

      近期,華盛頓大學Stein Emil Vollset等人在國際頂級醫學期刊Lancet 在線發表題為”Fertility, mortality, migration, and population scenarios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from 2017 to 2100: a forecasting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的研究論文,該研究發現全球人口預計在2064年達到97.3億的峰值,到2100年下降到87.9億。亞洲、中歐和東歐將成為人口縮減速度最快的地區,中國、日本、韓國、意大利等23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口數量將減少為原來的一半。

      2100年五個最大國家的參考預測是印度(10.9億),尼日利亞(7.91億),中國(7.32億),美國(3.36億)和巴基斯坦(2.48億)。研究結果還表明,到2100年,世界許多地區的年齡結構正在發生變化,年齡在65歲以上的個體為23.7億,而年齡在20歲以下的個體為17.0億。 預計到2035年,中國將成為最大的經濟體。

      總之,研究結果表明,女性受教育程度和獲得避孕措施的持續趨勢將加速生育率下降和人口增長緩慢。如果總生育率(TFR)持續低于2.1,包括日本,印度及韓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將產生經濟,社會,環境和地緣政治后果。在未來幾年中,在持續和增強女性生殖健康的同時,適應持續低生育率的政策選擇將至關重要。

      人口預測是政府,企業,非政府組織和個人的重要計劃和風險管理工具。政府需要短期和中期方案來估計對學校,醫院和其他公共服務的需求;幫助為基礎設施投資提供長期利益;為未來的勞動力規劃必要的技能和知識;并明智地投資于健康研究和開發資源。政府需要長期的人口增長情況,以了解潛在的環境,軍事,地緣政治和其他風險,并實施預防或緩解策略。對于從事具有長期回報的投資的企業(如制藥業和與重型基礎設施項目相關的產業),人口預測同樣重要。同樣,個人將來可能會對人口產生深深的關注:是否會有足夠的工人繳稅以支持退休人員的養老金和醫療福利?人口變化會增強全球和國家安全與穩定,還是使社會更加不穩定?

      自1950年代以來,世界人口預測的主要提供者是聯合國秘書處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的人口司(UNPD),該司現在按5年日歷間隔(例如2095- 2100)。自1950年代以來,UNPD進行預測以及制定預測的方法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2010年,UNPD采用了一種新的統計方法來預測生育率,2012年采用了一種新的統計方法來預測死亡率。而這些重要組成部分的方法現在是基于適合過去數據的統計模型進行的。UNPD的最新預測僅將時間作為決定生育率和死亡率的未來軌跡的決定因素。

      全球人口預測似乎主要取決于兩個關鍵問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生育率下降的速度,以及當生育率降至總生育率(TFR)低于2·1(傳統上被認為是最低生育率)以下的國家時會發生什么人口的世代更替(更替水平)。維特根斯坦中心的參考人口情景假設,到2200年,低生育率國家將緩慢收斂到TFR為1·75。UNPD將一個模型應用于選定的一些低生育率國家,這些國家的生育率已達到替代水平。這導致了一個模型,該模型預測了生育率趨向于1·75。

      過渡后生育率是指經歷了人口統計學家所說的人口轉變的國家和地區的生育率。從高死亡率和高生育率到低死亡率和低生育率。在生育率低于替代水平的社會中,對TFR進行建模的挑戰是由低水平的TFR波動引起的。然而,這種可變模式是,很大程度上是因為TFR是對假設的15歲女性隊列進行的一項測量,該隊列接受了當今觀察到的特定年齡的生育率,并且沒有死亡率。

      在這項研究中,解決了這些先前的預測工作的局限性。該研究開發了統計模型,以了解50歲時的完整隊列生育率(CCF50)和特定年齡的生育率與受教育程度和避孕要求的關系,現代避孕方法已滿足避孕需求的育齡人口中婦女的比例。最后,該研究開發了一個不確定的統計模型,直到2100年,凈遷移率都是不確定的。由于每個模型(死亡率,生育率和遷移率)都有獨立的驅動因素,因此該研究探索了與受教育程度和避孕要求的變化快慢相關的替代方案。該研究追蹤了本世紀人口變化帶來的潛在經濟和地緣政治后果。

      該研究發現全球人口預計在2064年達到97.3億的峰值,到2100年下降到87.9億。亞洲、中歐和東歐將成為人口縮減速度最快的地區,中國、日本、韓國、意大利等23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口數量將減少為原來的一半。

      2100年五個最大國家的參考預測是印度(10.9億),尼日利亞(7.91億),中國(7.32億),美國(3.36億)和巴基斯坦(2.48億)。研究結果還表明,到2100年,世界許多地區的年齡結構正在發生變化,年齡在65歲以上的個體為23.7億,而年齡在20歲以下的個體為17.0億。 預計到2035年,中國將成為最大的經濟體。

      總之,研究結果表明,女性受教育程度和獲得避孕措施的持續趨勢將加速生育率下降和人口增長緩慢。如果TFR持續低于2.1,包括日本,印度及韓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將產生經濟,社會,環境和地緣政治后果。在未來幾年中,在持續和增強女性生殖健康的同時,適應持續低生育率的政策選擇將至關重要。

      寫在最后的總結

      全球人口很可能在本世紀末之前達到頂峰。鑒于該研究預測的TFR總趨勢會低于1·5,一旦全球人口下降開始,恐怕還會無情地持續下去。在世界總人口下降的情況下,一些國家將通過自由移民政策和社會政策維持其人口,這些政策更加支持女性工作并實現所需的家庭規模。 這些國家可能具有比其他國家更大的總體GDP,并具有穩定的工作年齡人口帶來的各種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利益。該研究的分析表明,對于任何國家或地區,人口統計的未來不都是一成不變的。各國今天奉行的政策可以改變生育,死亡和移民的軌跡。

      原始出處:

      Stein Emil Vollset, Emily Goren, Chun-Wei Yuan, et al. Fertility, mortality, migration, and population scenarios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from 2017 to 2100: a forecasting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The LancetVol. 396No. 10258p1285–1306Published: July 14, 2020.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japanesefree高清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