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utb7a"></tt>
    1.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種族主義愈演愈烈,JAMA何時才能公平中立?

      2021-04-09 05:05:59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播客開始時,JAMA負責臨床內容的副編輯埃德·利文斯頓(Ed Livingston)聲稱,由于他是在1960年代長大的,他不明白醫學怎么會有種族主義,也不明白結構性種族主義是如何根植于社會的。

      近期,美國國內針對亞裔種族歧視頑疾愈演愈烈。而此時的醫學界也種族主義的問題吵得不可開交。

      事件起源于2021年2月24日,JAMA Network Learning發布了題為:"Structural Racism for Doctors - What Is it??"的播客。隨后,這篇評論通過JAMA官方twitter進行了推廣,并發表了以下描述性聲明。"沒有一個醫生是種族主義者,那么醫療服務中怎么會存在結構性種族主義呢?"

      播客開始時,JAMA負責臨床內容的副編輯埃德·利文斯頓(Ed Livingston)聲稱,由于他是在1960年代長大的,他不明白醫學怎么會有種族主義,也不明白結構性種族主義是如何根植于社會的。

      隨后其與JAMA內科編輯、紐約市健康+醫院的首席執行官米切爾-卡茨(Mitchell Katz)的對話,試圖描述和定位醫學中的結構性種族主義,但Livingston花了大部分時間來狹隘地否認種族主義的存在。還公開表示,他不喜歡用 "種族主義 "這個詞來描述醫學界的白人至上主義。直到錄完整個節目,Katz和Livingston也沒清楚地說明,健康方面的種族差異是由結構性因素形成的。但幾個世紀以來,全球醫療從業者已經在眾多疾病以及治療方面證實了因結構性的種族差異是真實存在的。

      Livingston稱,“不認為自己是種族主義者,因為他的猶太背景和他被教導永遠不要仇恨,而是種族主義這個詞是否會傷害我們"。相反,他想知道是否可以有一個更好的詞,因為 "種族主義一詞會引起人們的感情"。

      相比之下,Katz表示他相信結構性的種族主義是存在的,但在播客播出后也被批評為沒有對Livingston的言論進行更有力的回擊。自播客播出后,Katz對節目內容進行了譴責,并重申自己相信醫學領域存在結構性種族主義。

      該博客一出,引發了相關讀者、科學家甚至輿論領袖的一系列反應。鑒于種族和族裔群體之間在獲得醫療服務和臨床結果方面的巨大差異,該雜志受到輿論抨擊。

      一些獨立學者甚至公開表示,正如醫學史家所熟知的,美國醫學是建立在種族主義和家長式的思想基礎上的,而目前的領域還沒有充分解決這個問題。JAMA及其上級組織美國醫學會,長期以來一直發表種族主義文章,推行浸透著白人至上主義的醫療政策。直到20世紀60年代,它還拒絕非洲裔美國醫生加入。

      目前Livingston一直沒有對此事發表公開評論。由于在節目中受到的影響,JAMA已經要求Livingston辭職。盡管JAMA的主編霍華德-鮑赫納(Howard Bauchner)表示了歉意,但也于3月25日被休行政假。

      該事件一出,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3月初罕見的在Science上發表了公開道歉聲明,稱其為“生物醫學研究中的結構種族主義”,并承諾將采取一系列行動解決這一問題。NIH的舉動部分是對去年警察暴行事件以及冠狀病毒大流行對黑人造成不成比例影響的回應。NIH長期以來一直擔心其籌資方式中的種族偏見。這些公告引起了不同的反響。

      事件發酵到今日,一些批評者認為,醫學界內部對結構性種族主義進行反擊的想法延續了健康不平等,進一步惡化了有色人種的生活和生存質量。

      聽到JAMA播客后,伊利諾伊大學醫學院臨床家庭醫學助理教授、醫學界反種族主義研究所的聯合創始人布里塔尼-詹姆斯發起了一項請愿,呼吁在JAMA發起變革。自宣布以來,該請愿書已經獲得了近8000個簽名。

      該組織的批評者認為,JAMA及其醫學期刊限制發表有關種族主義及其對健康影響的內容。這些批評者還稱,討論種族主義的論文往往不是作為研究性文章發表,而研究性文章從臨床角度看能提供最大的影響,而是作為 "觀點 "或意見性文章發表。

      此外,一些人指責編輯要求作者從稿件中刪除 "種族主義 "一詞。一項包含250種排名靠前的公共衛生期刊的系統性審查發現,2002年至2015年期間發表的文章中,只有25篇文章在標題或摘要中提到了制度性種族主義或出現了相關術語。

      事實上,如果不對種族主義的歷史進行深入的審視,醫學將仍然無法將歷史,醫學教育和當前醫療保健之間的點點滴滴聯系起來。從美國醫學會和JAMA發表的聲明來看,對其過去的行為構成結構性種族主義表示歉意。但是,像所有非道歉的道歉一樣,這兩個聲明都沒有說明這種情況是如何發生的,或者正在做什么以改變它。仿佛說對不起的行為神奇地希望它消失。從許多方面來看,未經改革而道歉的歷史已經掩蓋了從建立醫學院到醫院的醫學的種族主義起源。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japanesefree高清日本,西西人体www303sw大胆高清,中国熟妇露脸videos,日本美女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