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utb7a"></tt>
    1.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腫瘤治療黑幕”為何刺痛國人?三問我國醫療

      2021-04-27 00:00:03醫學界
      核心提示:陷于絕境的晚期腫瘤病人、違規收費且昂貴的實驗性療法、人財兩空的家庭悲劇,它像一個鋼針,刺入了千千萬萬普通中國人的內心,激發起了設身處地的共情。我們將不停見證、親歷、感受這種矛盾,它將趨于緩和,還是走向尖銳?

      近一個月來,北京腫瘤內科醫生張煜實名批評上海腫瘤外科醫生陸巍治療患者時“肆無忌憚”,引發輿論關注,從中央媒體到自媒體,從醫生到公眾,紛紛參與其中。它很可能是2021年迄今為止最受關注的醫療輿論事件。

      人們為何如此憤怒?

      陷于絕境的晚期腫瘤病人、違規收費且昂貴的實驗性療法、當事人在事件中的行為、人財兩空的家庭悲劇,像一根根的鋼針,刺入了千千萬萬普通中國人的內心,激發起了設身處地的共情。

      人們如此憤怒,是因為擔心:一旦身臨此種境地,“人財兩空”的結局將落在自己身上。人們熱烈的表達,不僅僅是因為正義充斥胸腔,他們很可能是在呼吁一個質量更可靠、醫療保障程度更高、能夠讓人們放心的醫療系統。

      關于我國的醫療,筆者要問三個問題:

      第一問:不可靠的診療方法,為何能應用臨床,且收出天價?

      NK療法尚處于試驗階段,并沒有可靠的循證證據表明其有效性,這個問題在醫學上并無爭議,此類療法在我國也沒有獲得上市銷售的資格?梢粋實驗性的診療方法,為什么能被臨床應用,且天價收費呢?

      魏則西事件當初引起軒然大波,但此類事情仍不停出現。這種拿著臨床試驗方法違規收費的情況,不僅僅限于腫瘤治療——不成熟的“干細胞”療法,正在“美容”、“抗衰老”及各種治療方案中使用,同樣天價收費。

      推而廣之,我國目前仍有相當多的藥品、診療方法缺乏高等級的循證醫學證據,卻被納入醫保、廣泛應用。自畢井泉局長推動醫藥改革和國家醫保局成立以來,做有效醫療的方向已經確立,情況有所改善,但因為歷史原因,這些不可靠的藥品、診療方法仍在大量浪費著社會資源。

      這實質上是醫療監管問題——怎么判斷醫療手段的有效性?什么樣的產品和療法才能獲得上市準生證?什么樣的產品和服務才能報銷?

      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就不可能獲得可靠、高效率的醫療系統。

      第二問:怎樣提升醫療保障效率,讓重癥患者擺脫“人亡家破”的絕境?

      在相關報道中,多有提及臨床用藥的藥占比、基藥用量的考核、基于數據的醫院績效評估等,限制著醫保醫院收治特定重癥患者的意愿,并且降低了患者的醫療保障水平——而腫瘤等重大疾病,最需要加強保障。

      這個問題,實質上是在拷問著“醫療支付”帶來的醫療保障問題。

      對醫療保障系統而言,費用控制不應該是唯一目標,也不應該是最重要的目標——怎么為患者提供最高性價比的醫療保障,從而讓參保者免于“人亡家破”,才應該是醫保最本質的工作。

      人們如此擔心,正說明我國的醫療保障程度、保障能力,提升空間巨大。

      第三問:怎么為醫生們塑造一個遵循專業、陽光工作的大環境?

      我從來沒有在一個醫療輿論事件中,看到醫生們的態度如此割裂——這個事件就是從一個醫生實名批判另外一名醫生的診療方案開始的。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醫者責任、重于泰山”,這是所有中國醫生最初入行時的誓言。但要踐行醫者責任,不能只靠口號和思想工作:

      ——醫生們應具備專業能力,基于最新的醫學進展,為患者提供可靠的醫療。在腫瘤這一類疾病的診療中,因為技術進展太快,并不能總是按照指南操作(但超過指南規定、超出適應癥的療法,必須基于循證醫學證據),這種模糊的地帶,這就為過度診療提供了空間;

      ——要為醫生們提供正向激勵,讓嚴守專業、認真服務患者的醫生們,能得到陽光的、合理的、體面的收入,從而讓善行發揚,讓過度醫療和無效醫療有所限制。這一方面需要正向激勵,同時還需要對違背醫學專業性的不當行為,加以懲戒。這在腫瘤這類醫生診療彈性大、患者負擔巨重的?浦,尤其重要。

      不得不說,當前我國的醫療體系,仍然存在著相當程度的“激勵不相容”:

      醫生們的合法收入遠低于合理水準,存在“以藥補醫”“過度診療”“無效醫療”等行為;嚴格遵循醫學專業性、以患者為中心的診療,卻很大程度上會帶來收入下降的“負激勵”。

      這種導向負激勵的制度如果不能改革,長期看來絕大多數人都將成為“出污泥而不染”的“污泥”,這正是今天相當多中國醫生們的不得不面臨的道德和專業沖突。

      改革的迫切性

      人民群眾不斷提高的對醫療質量和醫療保障水平的要求,和當前醫療體系發展不充分、不平衡之間的矛盾,在未來的20年(或許更長時間),將是中國醫療的核心問題。

      我們將不停見證、親歷、感受這種矛盾,它將趨于緩和,還是走向尖銳?

      我們還不知道,但政府監管部門和社會、公眾、媒體,都需要更努力,來塑造一個以患者為中心、以醫者為基礎的更可靠、更高效、更優質的醫療系統。

      以價值為導向的醫療價格改革、以循證醫學為基礎的臨床科研監管改革、以患者為中心的高效率醫療支付改革、醫務工作者們的行業監督和自我凈化……為了更好的中國醫療,我們仍然路漫且長!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japanesefree高清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