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utb7a"></tt>
    1. 一個年輕代媽的自述:這是一輩子都無法醒來的噩夢

      原創:2021-07-27 10:00:26

      為了籌集父親的醫療費,我和中介公司簽了“入職協議”,走上了成為一名“代媽”的道路。

      “恭喜您生下一名6斤重男嬰!弊o士把孩子抱到我面前。

      我看不出他的長相是否好看,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噩夢終于可以結束了。

      當時的我并不知道,這才剛剛開始。

      1、噩夢征兆

      三年前,父親患腦中風。把家中所有積蓄全都掏空,也依舊填補不上高額醫療費用的缺口。這讓學歷不高且沒有一技之長的我,一籌莫展。

      偶然間,我在網上找兼職招聘信息的時候,看到了一則彈窗小廣告,上面寫著:

      招聘愛心代媽,20-26萬補償,要求20-38歲女性,包往返機票和高端公寓住宿,有保姆照顧。

      看著“20-26萬”的字眼,我心動了。雖然心里覺得有些別扭,但眼下沒有其它辦法,能比這個更容易籌集到父親的醫療費了。

      思考片刻,我循著廣告上面的聯系電話打了過去,很快便有人接通,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中年女人!澳憧梢韵冗^來做個簡單的檢查,如果合格,我們會立刻安排手術。放心,沒什么大問題的,我們今年已經做了上百個成功案例了!”


      ◎ 2016年,媒體曾曝光過昆明街頭出現“高薪招聘代孕媽媽”的小廣告。/ 都市時報記者楊旭攝

      我沒跟母親說實情,只是三言兩語地告訴她,我要去大城市打工賺醫藥費,便匆匆離了家。等我到達廣州才發現,事情并沒有電話里說的那么簡單。

      按照那位中年女人給我發的定位,我來到了一座20層的寫字樓前。公司在12層,乍一看,和一般寫字樓里的公司沒什么兩樣。

      大門前臺后面的墻上,明晃晃地寫著“用愛孕育生命”幾個黑色大字。往里走有一條小長廊,墻上錯落有致地掛著女人把嬰兒抱在懷里、嬰兒四腳朝天或安然酣睡之類的照片。經過照片墻后,我看到走廊兩邊各有3間約30平米大的辦公室,還能隱約聽到從里面傳來交談的聲音。

      “我們進這里聊吧!敝心昱税盐規нM其中一間辦公室,簡單地給我介紹了公司的主要業務,便帶我進行了抽血檢查、婦科檢查、B超觀察子宮形態和內膜厚度。等待檢查結果的時候,她給了我一份“入職協議”和“入職申請表”,讓我看完填好再給她。

      協議里密密麻麻地列了很多條款,包括“入職”后會全程扣押身份證,移植胚胎手術前后的注意事項,從成功懷孕到生下孩子的一舉一動等等,一切都在中介公司的監視之下,必須服從公司的管理安排。

      “協議內容看起來很多,但其實都是為了讓你們可以順利拿到補償金而制定的。在這里好吃好住一年,比很多打工人賺的都要多得多!”見我有些猶豫,對方反復告訴我這一大筆錢有多容易賺。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填好了兩份資料,連同身份證也乖乖上交了。

      幾天后,檢查結果出來了。中年女人告訴我,我可以正式“入職”了。補償金會按照胎兒著床3個月、5個月、7個月、嬰兒健康交接幾個階段分期支付,另外每個月還會再發2000元工資,外加一些基本補助。

      這個時候,我以為自己很幸運地找到了一份“肥差”。

      2、噩夢開始

      當天下午,我住進了中介公司租下的一棟居民樓里的兩房一廳,每個房間有兩張床。除了我,已經有3位代孕媽媽挺著大肚子住在這里一段時日了。她們來自不同的城市,在此之前未曾謀面。

      中介公司告訴我,為了增厚子宮內膜,抑制妊娠子宮的活動,使受精卵植入后更容易產生胎盤,在接受胚胎移植前,需要注射黃體酮,服用補佳樂。我不太懂這些是什么,只是照做。

      與此同時,我還經常被叫到中介公司的辦公室,接受客戶的挑選?蛻艋旧隙紩魃厦弊、墨鏡和口罩,詳細詢問我的私人信息。當然,接受過“入職”培訓的我知道,不能如實回答,得按照中介公司教的話術來,讓客戶滿意。

      很快,我收到了可以做胚胎移植手術的通知。

      一大早走到宿舍樓下,已經有一輛七座轎車停在門口,車上還有其他女人,車窗上嚴實地貼著黑布。我和她們一樣,一上車就被要求戴上眼罩,并上交手機。我不知道這是為了去哪里,弄得如此神秘,緊張得滿手是汗。

      不知過了多久,轎車停下,車門被打開。我聽到同車的女人輕車熟路地介紹,這里是比醫院設備更先進的、中介公司和醫生合建的“實驗室”。

      “昂貴的醫療設備、操作手術的醫生護士、還有客戶提供的胚胎都在這里!彼÷曊f道,“之前中介公司被舉報過,后來換到這里來‘東山再起’!

      等待進入手術期間,護士讓我不停喝水,而且不準上廁所,說是為了手術方便,B超看得清楚。

      躺上手術臺,醫生用金屬窺陰器撐開陰道口,在B超指引下放入胚胎移植管。這是一根極為細小的管子,頂端還有一小段更細且具有彈性的小管。護士遞給醫生一個連著細小管道的針筒,將胚胎注入了我的身體。


      ◎ 胚胎移植是指將胚胎安全地運送到宮腔內。/ 網絡圖片

      整個過程不到5分鐘,也不覺得疼。按照醫生的叮囑,我繼續平躺了4個小時。在之后的3天里,除了吃飯上廁所,我基本上都躺在宿舍的床上度日。

      胚胎移植后第14天,公司安排我到醫院抽血檢測移植結果。得知成功的消息,我雀躍不已,心里暗想,父親的醫療費有希望了。

      3、噩夢反復

      因為不能擅自出門,我的活動半徑幾乎只有宿舍這么大。每天會有保姆到宿舍來,照顧我們幾個人的生活起居,給我們做飯吃。我漸漸和她們熟悉起來,并從她們口中了解到更多關于代孕的“行情”。

      “每個客戶會給到中介公司50-80萬不等,有的甚至更多。我們只能拿到其中的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被中介公司和醫生分走!蓖踅闾咸喜唤^地說著她知道的情況。

      這是王姐第二次做代孕了,第一次因為懷了多胎,做減胎的時候,流產了。

      為了提高懷上男嬰的概率,中介公司通常會讓醫生一次性植入多枚胚胎。如果性別檢測結果不符合客戶的要求,就會讓代媽減胎或者流產。

      “這對女人來說肯定很傷身,可能會引發很多并發癥,但是有什么辦法,已經回不了頭了!王姐淡淡地說。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心里祈禱著,一定要是個健康男孩。

      為了幫助“保胎”,中介公司告訴我,要連續75天注射黃體酮。后來我才知道,這是一種孕激素,注射多了會影響皮膚吸收,使得注射部位產生結塊,久久無法消除。盡管很疼,但我依舊不能有任何怨言。


      ◎ 黃體酮為孕激素類藥,在月經周期后期能使子宮內膜分泌期改變,為孕卵著床提供有利條件,在受精卵植入后,胎盤形成,可減少妊娠子宮的興奮性,使胎兒能安全生長。/ 網絡圖片

      3個月后,我領到第一筆補償金,便立馬給家里打了錢。母親很高興地告訴我,多虧了我每個月打的錢,得到治療的父親逐漸有了一絲好轉的跡象。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肚子也一天天挺了起來。我以為只要再等幾個月,就能重獲自由了。然而,人生并不會一帆風順。

      第5個月,我發現陰道出血量漸漸增多,并持續性感到腰酸肚子痛。剛開始中介公司沒有理會,只是讓我多休息,不要走動太多。直到癥狀越來越嚴重,幾乎無法進食,我越發感到不安,再次撥通了中介公司的電話,要求帶我到醫院做檢查。

      “胎盤早剝,得流產!聽到這7個字的時候,我覺得仿佛天都塌了。我每天在腦海里幻想的一切結束后的美好光景,瞬間破碎。

      沒有緩過神來的時間,我又被推上了手術臺。手術結束后,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哭了整整兩天;氐剿奚,王姐還安慰我:“沒事的,你還年輕,還有機會重頭再來!

      也許是心有不甘,也許是嘗到吃好住好還有高額工資的甜頭,我鬼使神差般地,再次和中介公司簽了“入職協議”。

      4、噩夢“醒來”

      有了“經驗”,我對整個過程不再感到害怕。我的一舉一動變得更加小心翼翼,每天都在祈禱,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安來到這個世上。

      唯一不同的是,我開始反復做同一個噩夢——好不容易保住的胎兒流產了。每次從夢中驚醒,我的第一反應都是去確認肚子。

      “養胎”期間,聽說王姐生下了一名健康男嬰,之后她去了哪里,我們都不知道?墒,隔壁房間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小陳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為了孩子可以健康出生,她被迫選擇了剖腹產,結果產后大出血,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再加上懷孕時所使用的藥物不可避免地產生了副作用,她以后能懷孕的概率很低。

      “我不會的,我已經很小心了,孩子一定會健康出生的!蔽夷参孔约,掰著手指頭等待那天的到來。


      ◎ 十月懷胎,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 全景視覺

      9個多月后,我再次躺上手術臺,經歷著難以言喻的疼痛!鞍 蔽也唤蠼辛艘宦,伴隨而來的,是嬰兒的哭聲。

      “恭喜您生下一名6斤重男嬰!弊o士把孩子抱到我面前。

      我看不出他的長相是否好看,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噩夢終于可以結束了。

      當時的我并不知道,這才剛剛開始。

      給他喂了兩天的奶,中介公司就派人過來把他抱走了。如果說沒有舍不得,那肯定是假的,可是不能留情。

      沒有什么所謂的“坐月子”,出院后,確認過最后一筆補償金已經到賬,我便直接買票回了家。

      一年后,我結婚了。但是兩年前的事,我沒有告訴任何人,丈夫也毫不知情。我們倆曾多次嘗試想要一個孩子,卻一直沒有結果。

      我不想去醫院,但是再拖下去也不是辦法,迫不得已,我和丈夫一起去醫院做了檢查。一走進醫院,我感到渾身不自在,總覺得有人在看著我,對我指手畫腳。

      看著檢查結果,醫生皺著眉頭問我,之前是不是用了很多藥物或激素來維持妊娠,最后還流產了。我愣了一下,下意識看向坐在旁邊的丈夫,他也扭過頭來看我。那一刻,我在他臉上,讀到了“厭惡”二字。

      剛想開口叫他,我突然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是泛白的天花板。

      “原來是個夢啊!卑l現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我舒了一口氣。

      扭頭發現身旁空空如也,余光瞥到放在床頭柜的醫院診療單上,寫著“雙側輸卵管堵塞”的字樣,耳邊回響起醫生對著我說“以后可以懷孕的幾率很低”的聲音,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原來夢還沒醒啊!


      39深呼吸

      掃一掃關注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japanesefree高清日本